欢迎访问穗花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 > 文章正文

我爱你,那不只是曾经

时间: 2020-02-01 10:28:58 | 作者:匿名 | 来源: 穗花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114次

我爱你,那不只是曾经

  我爱你,那不只是曾经 “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?”

  “过去是什么?”

  好简单的五个字,却让我眼泪横流。如果爱情注定不会有结果,又为何要那么多曾经?

  放下手机,我站在石阶顶端,那一刻,飘渺如浮云。我想过就此滚落,可是,心还是放不下那段曾经。

  第一次走过东冲古镇的石阶,是拉着李子峰的手一起,他说,今生,最美的爱情,不过如此。我心里偷偷乐着。那时候,我们都是彼此的宝贝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出门旅行,也是第一次和心爱的男人出门,心里填满了无限的浪漫。热恋,是一个女孩最无知的岁月,我就是一个压缩了年龄被宠得忘记白天和黑夜的孩子,一切都是甜蜜的。

  穿过古镇,布满花枝的墙体,让人一下子忘记所处的世界。站在枣树下,李子峰伸手就摘了两颗大枣,一颗塞进了我的嘴,另一颗自己含着,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我,问我还要吗。

  我摇摇头,压根说不出话来。他又伸出手去,正要摘的时候,我喊住他“不要了,太甜蜜的幸福,一次就能铭记一辈子。”

  李子峰笑了,指着我的脸,说我笑起来好看。我像吞了蜜一样,一下子甜到了心坎里。其实,有时候幸福就是这么简单,单纯的一个表扬,就会让自己忘记所有。

  在一片沙滩上,那里静得只有海浪的声音,沙滩里除了螃蟹挖的洞,再没有任何人的痕迹。李子峰说很美,这是属于我张林的一片海。他让我给这片沙滩取个名字,我想半天也没有答案,我只是沉迷在这个只有我们的世界。

  最真的感受,最幸福的时间,我们的爱情就像这里的海滩一样完美,当然,这般美景只因为你的存在而倍加动人。李子峰似乎酝酿了很久,说出的这句话显得很熟练,也很动情。他说就用我的名字作这片海滩的名称。

  那时候,我以为这就是爱情,我们拉着手,从来不想松开,任由海浪一波一波冲刷着脚丫。

  末了,李子峰弯腰下去,用手指在沙滩上写了一行字:“爱在张林海”,然后很得意地看着我,显然,我也被这粗糙的情书迷惑了,我竟然感动得流出了眼泪。

  傍晚,在下仕塘沙滩,潮水退了,夕阳斜斜地洒在滩涂上,一片美景,引得众多游人纷纷蹲下拍照,我和李子峰也不例外,那么的美的景色,除了东冲,想必不会再有。我拉着他站在人群中,叫一位陌生人给我们拍了一张合影,影像中,我依偎在他的怀里,他有点害羞。

  五月三日,假期结束,当我们踏上回程的快艇,我的心里像是失去了什么,一下子落空了,也许是那片海,也许是沙滩上那一行字。李子峰说,太沉迷一个地方终究会遗失自己。那么怀念,这无关东冲那么美,只是爱情,一场如痴如醉的青春,我们在一起。

  我和李子峰的爱情那么美好,但我们毕竟不是一个层次的人,他是集团高管,我在农村支教,也许是我们真的有缘无份,所以我们的爱情始终没有被他的父母看好。他们说我不过是贪图他的钱,我承认李子峰对我很好,也在我身上花过钱,但我爱他是真的。从相遇到相恋,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他在一起是因为有钱,可是,爱情不论有多真,在别人眼里,越真的感情总是越虚伪。

  甚至说我是装的,说我在演戏,可是,如果我真的只是演戏,我不会因为这样的话语而彻夜哭泣,也许李子峰不会懂,别人更不会懂,我的委屈不过是因为害怕留下的冷言冷语和离开的痛彻心扉。

  爱情,快乐的时候觉得幸福很简单,可是遇上现实,我甚至不敢想象那些在一起的时光,那么多甜蜜的身影却没有一个支得起这副憔悴不堪的身躯。

  我不知道他爸妈给了他什么压力,最后,李子峰告诉我: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。

  没有人会知道,一段三年九个月的爱情,在屏幕前面的眼泪是有多么的滂沱。我颤抖着手指敲不出字句,连哭的声音都没了底气,闭着眼睛,任由泪水滚落。

  十一月初,距离我们从东冲回来六个月,距离他说分手四个月,沧州的天空渐生些许微凉。我大姨说认识一个男生不错,也是教育系统的,她让我试着接触。其实经历过悲痛,就会害怕再一次受伤至残。一开始我没有同意,不过是为了迎合家里的意思,不想让爸妈都为了我的事情像是陪我一起沉沦。

  我答应去见他的时候,说实话,我只是抱着应付的心理。可是人算不如天算,如果说缘分能决定两个人在一起,一定是我对李子峰太过死心。刘浩不是帅气的男孩,却很耐看,他的身上透着李子峰的影子,他和李子峰一样,叫我木木。

  再一次听见这样的名字,我瞪着眼睛看他,我以为他是李子峰化了一个妆来骗我,又情不自禁地抱住他的腰身哭着问他死去了哪里,我狠狠地用拳头捶他的胸膛,还在他的手臂里留下一个齿印……也许是我太多情,也许是我还一直惦记着李子峰的好,只是被他无意识的一个称呼打通了心里的坎。我确定那只是我被爱情冲昏了头脑,我也确定,我和李子峰之间的分开不仅仅是一段时间。

  李子峰像消失了一样,那段时间,我再没有去网上找他。直到春节后,我在空间里发了一张照片,我和刘浩订婚了,我穿着红色的长裙,脸上没有笑容。我知道李子峰一定看得到,我的笑容再甜美也不过是掩饰了曾经。之后,我从访客中看见了李子峰的痕迹,他来看过我。

  知道他来过,我似乎又想起了过去,当然还有刺得我遍体鲜红的冷言冷语,那一夜,我彻夜未眠。沧州的这个夜晚下着雨,眼前依然是我和李子峰牵手走在沧州街头的那个下午,旁边是小贩在吆喝着“棒子棒子……棒子棒子……”

  青春是一段用黑色签字笔抄写的伤感情歌,擦不去抹不掉,而歌词的内容偏偏是眼泪组成的回忆。

  我和刘浩约好,结婚之前去一次旅行,地点我定。刘浩不是李子峰的替身,他不会知道我和李子峰的故事,我和李子峰的那张合影,早在遇见刘浩之前就删除了。似乎,我不是为了蜜月,我只是自私地回忆一遍那些不甘心的曾经。我背叛着刘浩,心里一样在滴血。

  七月,暑假如期而至,我在网上定了去宁德的车票,再转车到城澳搭乘快艇,一切都轻车熟路,刘浩只是夸我,他的媳妇心细,出门前都做足了工作……我不想骗他,可是却没有勇气说出我的过去。#p#分页标题#e#

  在东冲渡口上岸,一种久违的亲切感迎面袭来,我闭着眼睛回想,每一个脚步都是李子峰牵着踏出去的。而这一次,是刘浩牵着我踏出的。

  一样的环境,不一样的心情,这不是上辈子遗留的回忆,是我在触摸心底的疤。我努力忍住不让眼泪滑落,却无法承受从前那些幸福的声音,脸上的泪水再也挂不住,一滴滴地往下掉。

  刘浩问我是不是被海风吹了,我摇摇头,回答不是,我说是幸福。我又一次编了谎言骗他。我还是没有勇气走出曾经的幸福。

  从古镇石阶上来,站在公社门口,我低下头,不让刘浩看我的脸,脑海里却浮现出李子峰潇洒的背影。

  “东冲口,石阶直上,故人旧事沧桑。古榕新舍两相向,一行生客小巷。花枝墙,转角窗,半壁江山入学堂。更有画廊,看海阔波澜,几处渔船,各自扰风光。乡间路,寂静晨曦草香,鸦雀晚来露凉。老村竹林木屋寒,东边日出西关。登天梯,龟蛇印,番仔楼外莺歌长。大澳沙滩,新石器时代,明城固防,只碑文成殇。”

  这首词是李子峰按着《摸鱼儿》填的,他说填不好,但毕竟是感受,就取名《摸鱼儿·东冲》。一年了,还是忘不了。

  我蹲在石阶上,用手机打下这首《东冲》我不知道当时是哪里来的勇气,把文字用短信发给了李子峰。唯一的解释,我疯了。为了死去的爱情,我变得不再淑女。

  我站起身,心口突然有一种莫名的痛,我不再是他的谁,为什么还恋恋不忘。我问自己,却始终放不下脚步,还在努力追那片海。

  李子峰大概没有删除我的号码,他给我回复的短信是“问世间情为何物”七个字。我憋着眼泪,抬头望向老头山上的登天石,我以为那样就可以抑制眼泪的肆意。可是我错了,眼泪来得太快,我还没舍得离开手机屏幕,它就已经泛滥。

  我停下脚步,我说累了,想先回民宿去休息,刘浩没说别的,依着我的意思折返,她不知道,我是被伤透了心,再也没有勇气往前走去。

  夜里,在农家乐外面的沙滩,我躺着仰望星空,繁星点点,像极了要哭的眼睛。刘浩从水里跑上来,要我一起去踩浪,我拒绝了,我说这样躺着就是最好的享受。

  刘浩再回到水里,我继续对着星空淌泪。想着李子峰填的那首词,却无意中想起“直教生死相许”,我在想,李子峰的短信,无非是在告诉我我和他之间没有感情。

  心死不过是一次绝情,心痛却是一辈子的伤。刘浩上来睡在我旁边,那个夜晚,我一面说很幸福,另一面却装下了李子峰给的痛。

  离开东冲的时候,我依然假装很快乐,我不能把情绪留给东冲。经过公社门口,再往下走就是渡口,我不甘心,我停下脚步给李子峰发短信:“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?”

  李子峰却回问我“过去是什么?”

  我说过去是幸福。

  我把刘浩晾在一边,却和初恋说着不着边际的话,我知道,让刘浩知道我和李子峰对话,他也会哭得很彻底。

  刘浩向下走了几个台阶,他在催着我“木木,走啦,别拍了,走台阶要担心点……”刘浩伸出手来让我抓着走。

  也是同时,李子峰回了短信“终究是分手,何必回忆曾经的幸福”。

  我没再犹豫,握住刘浩的手,却看不清石阶,只能随着感觉踩着一个一个步子。

  “我爱你,那不只是曾经……”坐在快艇里,看着后面的浪花被激成一片白色的泡沫,心中却还是忘不了那个过去。

  文 / 夜小愁

文章标题: 我爱你,那不只是曾经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sh45.cn/gushi/27802.html
Top